千叶凉平我爱你!
page top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page top
长路
给沫沫的贺文

长路。

今年春天,沫沫做了一次旅行。

很长的路程。

实际上,那样的距离,在我们眼中不过是短短的两千米,可是,对于旅行前不小心扭伤了脚的沫沫而言,这却是如同火车轨道般绵长的路程。需要她隔两分种就停一下,抹抹脸上的汗水,或者是走一小段路便气喘吁吁地倚在沿街的古木上休息。

别问我她为什么不选择用轮子代替步行,因为我也说不清楚,女孩子的心里,是最最难琢磨的,特别是处在恋爱中的那些,更是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的心意,用层层纱布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地,不让外界掌握自己丁点的情报。

路程的终点站是美少年移般的家,那是美丽而纯净的地方,美少年天生的好性子,平日里就爱摆弄些花花草草,搞得自己的家像个大花圃。

满屋子的都是花,各种各样的,有沫沫叫得出名的也有沫沫叫不出名的,反正都是些好看又难侍侯的花儿。“只要知道它们足够好按足够喜人就可以了。”沫沫常常这样自顾自地想着。

可美少年却不是这样想的。

沫沫看得出来,他是个真正懂花的人。他能说出屋子里所有花的名字,还能讲出花的花语。每次他一脸专著的给沫沫讲某某花的花语是什么时,沫沫就忍不住的想叫他“少女移般。”然后就理所当然地被美少年出家门,听着他在里面负气地说着什么“以后你别再来了,我们绝交。”然后软下心肠和他道歉,不多久便会听到“咯吱”的开门声,少年又会将她拉回温暖的房间里继续识花。

日子一天一天的流逝,沫沫看着少年一天比一天出落得漂亮,心就一天比一天沉重起来。

怎么办?他的美丽一日胜过一日,而自己却依旧是老样子,还是留着披肩发,带着兔子护耳。

沫沫越是想就越是难过,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原来很管用的数羊着数也失去了功效,干脆起身穿衣梳洗踏上路途。顾不上还在隐隐做痛的膝盖,毅然离开了家。

现在她所在的位置是美少年家的门前的小径上,地下的道路是用大小不一的各色石子铺成的,据美少年说这样的路有利于人的血液循环,可是沫沫宁愿不要这种血液循环,因为来时的那段路差点费了她的双脚,现在的她,走路的姿态十分“优美”,在和煦的风中,一摇一摆地走着,那样子煞是好看!

“沫沫。”移般出奇不意地从近旁的大树背后跳出来,沫沫的心都吓到了嗓子眼里,机械地扬起左手捶着自己的左胸,想平息那突然加快的心跳。

“你没事吧?”美少年把脸凑到沫沫脸边仔细盯着她看。

“没,没事。”沫沫说着,转身就要走。

“喂喂,你不是要来找我么,不想看看我给你的东西?”美少年的话语成功的牵制了沫沫的身影,她猛地转回头,脸上是掩不住的惊喜。

“哈哈,跟我来吧。”美少年说着,牵起沫沫地手便向刚才的大树方向走去。

人生如果只有一百天,你之前度过的九十九天都是悲伤的话,那第一百天也许就会有奇迹降临。

沫沫傻楞楞地看着大树旁的小树,憋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。

“这棵树,送给我最最喜欢的沫沫,生日快乐!”树上挂着的纸条,虽然很小,却足够表示心意。

“沫沫,生日快乐哦!”

那句话,是沫沫此生听过的,最最动听的话。


end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コメント

管理人にのみ表示


トラックバック
TB*URL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